作家网

首页 > 综合报道 > 正文

新京味儿话剧的传承性与当代性



新京味儿话剧的传承性与当代性

——以《开饭!》为例
 
  京味儿话剧原本主要指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演的具有北京风土人情、城市特色的话剧,如老舍先生的《茶馆》《龙须沟》等。这些作品保留了老北京的文化记忆,承载着市井胡同式的京味儿与老北京人独有的行为气质。黄盈导演的新京味儿话剧,在延续京味儿话剧特色的基础上,以当代社会生活为题材,聚焦改革开放后北京社会风貌的变化,同时还创造性地运用新式舞台布景,在其中融入喜剧因素与当代电影手法,这些探索不仅有效地保留了传统京味儿话剧的特点,也呈现了京味儿话剧在当代传播的新面相。
 
  日前,由黄盈、张婷编剧,邵泽辉(饰何庆生)、冯景怡(饰常小燕)、松天硕(饰何庆新)、潘艺琳(饰何英)主演的话剧《开饭!》在北京首都剧场上演。作为黄盈执导的第8部新京味儿话剧,该剧以主人公何庆生一家70年间的7顿饭为线索,勾勒了北京城70年间的城市变化,折射了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时代变迁与人间百态。
 
  “这一家人在7个时间节点上吃了7顿寻常又不寻常的饭,当中所见的,不仅是餐桌上吃食的变化,更是时代的风貌变迁。”剧中第一个场景为“吃不饱”饭的1959年。何庆生作为长子,为分担家庭生活负担,退学进工厂,一家人生活拮据却经常受邻居常奶奶接济,庆生拿到工资后,尽管依然生计艰难也坚决偿还常奶奶的粮票,邻里间的友爱之情无比真挚。1968年,何家二儿子何庆新参与上山下乡运动支援兵团,在站台前吃完了妈妈包的马齿苋馅的菜团子,含泪挥别家人,投身大西北。1975年,开始有了个体户餐厅,常奶奶的孙女常小燕与何庆生在饭馆吃了一顿相亲饭,两个人惺惺相惜,因为真情走到了一起。1988年,改革开放带来了新事物,何庆新请一家人在高级西餐厅吃饭,但“橄榄就洋酒”的吃法再新潮也抵不过家中的那碗西红柿鸡蛋面。1995年是全剧的小高潮,何庆新事业亨通却迷失了自己,他请全家吃山珍海味却感受不到快乐,与下岗待业的大哥大嫂(常小燕)价值观相左,发生冲突。2008年,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建成,何庆新的儿子何洋出国留学,何庆新却在监狱中不能送行,何庆生与常小燕在机场凉拌马齿苋为何洋送行,得知大爷大妈拿出自己的养老钱为自己交了第一年的学费,何洋含着热泪吃完了这盘马齿苋。2021年的年夜饭,所有家庭成员“云吃饭”,常小燕在为儿子一家做好团圆饭之后,回到了自己与庆生的旧房子,回忆着与丈夫持守本分的一生,转身提着行李缓缓向养老院走去。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导演、编剧黄盈熟谙北京人的生活方式、人情世态,深深热爱北京文化。正如黄益倩在《京味儿话剧的文化生态》中所说,“对于城市文化的情感认同和归属意识让他们的笔尖总是充溢着丰沛的情感,作家在北京书写里寻找到了精神家园。”黄盈的新京味儿话剧继承了北京的城市书写方式,融入了对北京文化的热爱与品鉴。全剧选取“饭桌”为线索贯穿始终,完成了群像塑造。场景中的每个人都是那个时代微不足道的一分子,这些不起眼但鲜活的小人物故事,表现了不同时代中人们的生存状况。《开饭!》反映了北京城现实生活的深刻变化,导演曾说,“个人的经历就是历史的造化,所以创作者个体经验的艺术化就是城市历史的再现。”因此,“新京味话剧”的当代性更应聚焦于当下的北京生活、北京人物和北京精神,从市井生活中提炼出鲜活性,展现小人物的时代生活图景,传递人与人之间的温情。
 
  这部戏中,部分场景融入了喜剧元素,部分桥段还加入了小品式的表达方式。如第5场海鲜大世界餐厅,人物间类似“抖包袱”式的幽默对话;又如第3场中庆生父母和妹妹何英多次偷看何庆生与常小燕在饭馆儿相亲;第4场用喜剧性的夸张手法营造出的令人捧腹剧场效果等。全剧还强化了现代剧场意识,加入了电影元素。它一改大幕景式的舞台,每一场的布景都做有留白,这一“遮幅”式的电影表现手法“压缩”了舞台的有效空间,使观众的横向视角变大,在视觉感受上的视野也随之扩大,增强了写实戏剧的现场感与真实感。“遮幅”式的舞台留白也可视作广阔的年代背景,衬托大背景下的小人生,使得舞台布景更紧凑、温馨,在拉近与观众距离的同时也便于观众更好地区分不同的年代场景。
 
  这部戏七个场景间的衔接与转换也极具特色。剧中不再采用传统话剧幕落式的场次变换方式,而使用现场搭景、短片播放的换场方式,灯光调暗、演员退场,大屏幕上放映着展示年代间、场景间变化的纪录片,身着蓝色工服、头戴黄色安全帽的工人们在现场搬运着各种道具,搭建下一场的布景。大屏幕上放映的短片,内容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下乡潮、90年代股市证券的繁荣发展等,均是最能反映时代特色的素材。现场的搬运工人映衬着大屏幕上放映的短片,在一动一静、相互映衬中仿佛诉说着普通百姓为社会发展、国家富强所作的贡献。北京乃至中国,就是在这一砖一瓦、一梁一柱的建设中发展起来的。这种换场方式也避免了换景过于频繁可能带来的剧情不连贯感,不失为新京味儿话剧与现代剧场观念结合的积极探索。
 
  在群像塑造方面,该剧并未以形形色色的人物为主,而是主要聚焦、烘托何庆生一家人,通过何家家庭成员间的关系与每个人的生存状况,以小见大地表现时代的变化。何庆生代表着一种不忘初心的坚守,而何庆新身上则表现了一种在新旧事物之间不停探寻的迷失。在黄盈看来,何庆生这样一辈子朴实奉献、默默无闻的“大哥”在中国在过往的时代中太多了,所以这部戏也是献给他们的。相比导演最早的一部新京味儿话剧《枣树》(2006年),演绎一座面临拆迁的北京大杂院中的人家对往昔生活的留恋与不舍,《开饭!》则反映了导演对现代城市生活中市井小人物生存状况的反思。《开饭!》勾起了观众对往昔的怀恋之情,展现出时代浪潮下人们的生活况味以及精神探寻,是一部深刻又温馨的新京味儿话剧。
 
来源:文艺报
作者:郑芳菲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1011/c419389-32249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