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综合报道 > 正文

李少红,自有她的美学追求

 
李少红,自有她的美学追求
 
  电视剧《大宋宫词》片头独具匠心,将角色人物、剧情场景动态融入传世名画《韩熙载夜宴图》中。以“澄怀观道,卧以游之”这一极具东方美学和人文情怀的审美艺术特质,在“琴瑟和鸣,鹣鲽情深”的悠扬乐声中,手卷般在荧屏前向观众徐徐展开。剧中王公贵族、士族大夫、文人雅士或在宫宇或在亭榭间,抚琴调香、点茶观画、饮酒吟诗、宫廷队舞的雅致场景,瞬间便将观众代入那个一如“雨过天晴云破处”汝窑瓷般典雅、隐逸的大宋。导演在完美主义主导下对服化道的准确把握和历史景观的精致再现,浪漫主义引领下对人性深度的挖掘以及女性独有细腻情感的表达与艺术升华,运用极具象征意义的镜头语言对人物与人物、人物与周遭环境之间互为镜像的映照、情绪渲染和命运观照,都无疑为《大宋宫词》贴上了李少红浓烈的个性化艺术气质标签。
 
  电视剧《大宋宫词》以民间熟知“狸猫换太子”的刘娥为大女主,以其与写下千古名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宋真宗赵恒之间真挚爱情故事为主线,辅线以“咸平之治”“澶渊之盟”“仁宗盛治”为历史背景,在北宋真宗、仁宗时代,在皇族、大臣、世家、士族之间,围绕皇权更迭、朝堂权谋、后宫暗斗、垂帘听政、治国安邦等进行了全景式故事演绎,多视角诠释了忠诚与背叛、权力与欲望所折射的人性美丑之分、善恶之辨,并以中国多民族平等共融的站位视角,重新阐释了北宋与以萧太后为代表的契丹大辽在“澶渊之盟”结束几十年后长期对峙的战争状态,从而达到以战止战、共存共荣,一如苏辙《栾城集》所言“(辽)与朝廷和好年深,藩汉人户休养生息,人人安居,不乐战斗”,乃至“牛羊被野,戴白之人(白发长者),不识干戈”。此盟约为大宋与辽带来百年和平,更加速了北方民族大融合。
 
  围绕“澶渊之盟”,从战前寇准为代表的主战派与宋真宗为代表的主和派朝堂之争,到宋真宗御驾亲征的澶渊之战,在电视剧《大宋宫词》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剧中黄河边这场冷兵器时代宋辽两军之战被演绎得极为精彩。从渡河之战到澶渊攻城的战争场面,辽军铁骑被宋军凿破冰面落入黄河的水底仰拍,澶渊攻坚时,北宋守军强弩滚石、地道藏兵、步骑协同作战,这些层级递进、酣畅淋漓的冷兵器战争场面,全然是大电影般的艺术语言。不仅如此,澶渊之战正面战场的激烈厮杀、战争幕后心理战、外交议和等都穿插其间。因此我们不难理解,电视剧《大宋宫词》开篇以凌厉的剪辑,将皇子夺嫡、刘娥与真宗坠入爱河等庞大信息迅速交代,剧情倍速推进,这让很多看惯了古装剧男女主角一集相识,五六十集方能相守的观众一时难以习惯,甚至吐槽。其原因就是李少红执导的《大宋宫词》并非满足于一个痴情皇帝与民女刘娥之间的儿女情长,该剧核心是演绎刘娥爱上三皇子后,以极大的勇气和坚韧从容面对皇帝“鸩酒”、大臣非议,始终守护她和三皇子的爱情。并在爱屋及乌和情非得已的皇权争斗、后宫暗斗的裹挟下,终被封后乃至走向垂帘听政的台前。剧情可能与我们时常诟病的国产古装电视剧注水情节、倍速观看不同,61集的《大宋宫词》剧情毫无拖沓之感,每一集都在多线剧情推进中,将一个又一个矛盾和考验集中于刘娥身上。
 
  刘娥的塑造与历史上相似的人物有所不同,她与吕后的阴险狠毒不同,刘娥心地善良,作为女人,即便贵为皇后,对她的情敌依然富有怜悯之心,对非亲生仁宗的爱胜似亲生;她与热衷权力、武周代唐的则天皇后不同,刘娥是出于对真宗的爱,为维护大宋江山稳定的责任,才从幕后走向台前;她与慈禧大权独揽、处处提防光绪不同,同样是垂帘听政的刘娥在朝堂权谋斗争中纵横捭阖,为大宋殚精竭虑。刘娥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真宗深深的爱,出于对大宋江山的爱。《宋史》这样评论刘娥:“当天圣、明道间,天子富于春秋,母后称制,而内外肃然,纪纲具举,朝政无大阙失”。刘娥终将她治理下的一个欣欣向荣、国富民安的大宋交到了仁宗的手中,使大宋迎来“仁宗盛治”。
 
  作为全景式表现北宋历经三朝皇帝的大剧,以大笔墨写了大臣的人生命运。朝中大臣的群像塑造不同以往忠臣、奸臣简单的二元划分,以寇准为首的众臣都是多维的立体塑造,可圈可点。
 
  《大宋宫词》并非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历史正剧,也不能定义为古装戏说剧,我不妨将其定义为历史故事剧,但无论是历史史实还是虚构的传奇色彩,我们从剧中塑造的大女主刘娥身上,感受到了“爱、责任、宽容”的力量。
 
来源:文艺报
作者:高小立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407/c419388-32071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