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网文写作,如何“咫尺”见“匠心”

网文写作,如何“咫尺”见“匠心”
 
  早在学生时代,读到唐代诗人张祜的一首诗:“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日月中堂见,江湖满座看。”那时候对这首不为世人所熟悉的诗作并没有太在意,但是,随着这些年小说创作越来越深入,对它也有了更深层的理解。
 
  我觉得一个作家需要具备写作最基础的品质,比如除了洞察、判断、梳理、剪裁、逻辑安排等文学创作的基本功外,还有几点很重要:眼中有江湖、心中有悲悯;能仰望星空,也能尝人间烟火。而这一切都需要积累。如何积累?一是多读书,二是多走路,三是多观人,四是多记录。万物皆我师,我们可以从茫茫书海、芸芸众生、山川湖海、植物动物、百工物作等等上面,观察到、学习到很多东西。
 
  看起来我的几部长篇小说在短短时间就取得一些成绩,当然首先是许多外部因素的有缘、有幸,其实自己积累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厚积薄发。当记者的20多年、人生的几十年阅历,一直在积累。当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但是,人生积累很多,个人的积累也几乎是良莠并存,写作中,需要将这些“积累”去伪存真。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一颗匠心,只是把它用在哪里而已。所谓“匠心”,其实是“心性”的修为。这里所谓的“难”字,其实,我们写作就像匠人们一样,难在“坚韧”。一生心有所属、心有所定,心无旁骛倾注自己的耐心和毅力,投注一片苦心而造就出的匠心精神,总是令人印象深刻并且一定有所收获。
 
  我写《传国功匠》之前,是先采访、接触了许多普通工匠,在惊叹于他们伟大技艺的同时,被感动、有冲动:下决心有朝一日,一定将温州工匠的伟大匠心和绝世匠艺写出来。
 
  11年前,我还供职于《温州晚报》,考虑到温州自古就是一个“百工之乡”,千百年来,民间有各行各业的能工巧匠。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工匠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不仅创造了自己的新生活,在艺术上也创作了许多讴歌新时代的伟大作品。于是我就策划了一个“温州非遗”的专题专栏,献礼祖国华诞60周年。
 
  在做那个专题的时候,接触、采访了许多温州极具匠心、身怀绝技的民间工匠,搜集了大量的民间非遗资料。我被他们的匠艺所折服、被他们坚守的精神所感动,也为自己深入了解后,家乡有这么多民间高手而震惊。但是,在世人眼里,他们就是平常的手艺人,人们并没有挖掘这些匠艺背后巨大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非遗”于普通人来说也许就是一门手艺。但是于我,我觉得除了景仰和敬重,还要尽力宣传、传播它们,让更多的人认识、保护、传承它们!
 
  那么我想,如何破解写作上的“咫尺匠心难”?无外乎“走出去”、“收回来”和“去表达”:走出去先选题、先了解、先研究。然后“收回来”去选择、去剪裁、去构思。最后以合适的文学艺术形式去表达,我选择了“网络小说”去表达。通过网络文学这个无穷大的平台,所谓“日月中堂见,江湖满座看”。让“宅家”之中能见日月风雨,静坐“书房”也能观江湖波澜。
 
  我是用一颗匠心写了这本书。
 
  《传国功匠》是一部以工匠为主人公的长篇小说。但是从未有过以如此虚实结合的文学样式,跨时空、跨民族、跨信仰地将瓯越大地传承了千年的非凡匠艺和迷人瑰丽的地方风情向世界呈现,引领读者去寻找人类共同的艺术、精神财富。我用我的精华积累,向“匠心”致敬!

  古人云:“文不按古,匠心独妙。” 匠心,首先是传承,但是,“匠心”的生命力不是泥古,而是不断的探索和创新。
 
  我写《传国功匠》,核心内容是“非遗”,它们是“一批巧夺天工的世界非遗传世珍宝”,但是,不能一写“非遗”就写老匠人、写老古董,就要写老工匠怎么将传统技艺传承给年轻人可又后继乏人。我不这么写,《传国功匠》的主人公是有精湛技艺的匠人,但是他们又是一批新时代的年轻人,我把“一纸跨时空跨民族跨信仰的70年盟约、一段扑朔迷离的家国情仇、一场一唱三叹的人间悲欢、一幅风情浓郁的生活长卷”放在一个“制宝、寻宝、护宝、夺宝的传奇故事”里去写。
 
  “寻宝”题材是全世界年轻人特别感兴趣的,《传国功匠》就以“寻宝”故事,曲折动人又瑰丽奇幻地去展现中国独具地方特色的工匠技艺和民族民间的艺术瑰宝,通过对中国东南极具代表性的六大“非遗”匠艺和匠器的硬核描写,来展现中国千年古村落和瓯越大地市井文化的风土人情、文化内涵和生活底蕴,一曲崇善向美、尊工重技的文明赞歌不用说教,自然而然就潜移默化了。
   
  另一方面,要考虑网络小说的特点。因此,《传国功匠》在构思和行文上,有点小穿越,有点小玄幻,以虚实结合的角度去描写。这样,可读性会更强,读者群可以更宽泛,各个年龄层次的读者都会找到自己的喜欢点。
 
  《传国功匠》是一部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那么,更应该去体现它的历史使命和社会价值。我写《传国功匠》,就是希望用网络文学的表现手法,挖掘年轻一代对人生观、价值观和财富观的深刻理解和自我反省,体现新时代年轻人的价值追求和家国情怀。
 
  这几年,我尽自己的努力,希望能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走出书斋、下沉生活,学习积累,打开自己、融会贯通。
 
  千年之前,“山中宰相”陶弘景在楠溪江修炼时,曾写过一首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我的文字也许更是“不堪持赠君”。但是,我还是深深感谢喜欢《传国功匠》的各位,且用我这“半世一箱字,换你平生一腔情”吧!
 
  来源:文艺报
  作者:陈酿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619/c404027-31752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