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斯特雷加文学奖前六名揭晓


本届斯特雷加奖海报
 
斯特雷加文学奖前六名揭晓:共时性叙述
 
  意大利时间6月10日晚上,意大利斯特雷加文学奖评选委员会揭晓了第74届斯特雷加奖的前五名(cinquina)候选小说。出人意料的是,今年参加最终角逐的是6部作品。实际上,按照该奖的评选规则,假如在选出的前五部作品当中不包括一部来自中小出版社的作品,那么就要从12部提名作品中再选出一部中小出版社的作品,共同角逐最后的奖项,这种现象在1953、1960、 1961、1963、1979、 1986和1999年都曾经出现。今年,这个幸运就落在了位居第7的小说《发烧》身上。在此之前,该作品已经被意大利广播3台文学节目选为年度推荐图书,同时获得了被称作“斯特雷加风向标”的“巴古特奖”。
 
  文学叙述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展开:共时与历时。共时是将按照水平的方式展开叙述,也就是讲述同时代的生活;而历时则是垂直地讲述历史。今年斯特雷加奖的12部候选作品,更多显示出作家对当代人生活窘境的关注与思考。各种纷繁复杂的生存危机与社会矛盾,促使他们将作品更加聚焦在自身或者他人的个体感受上面。入选的作品大多在讲述成长的故事,其中不乏各种特定的社会问题,从而也揭开了社会的疮疤:躁郁症、艾滋病、郊区暴力问题、未成年人犯罪等等,让我们看到了那些隐藏在生活皱褶中的问题。与此同时,作品中的每个人又都在对自身或者个体问题进行深刻思考,并希望在接受痛苦的同时得到救赎。参加角逐的6部小说有的从成年人角度进行审视,有的则更加接近一般意义上的成长小说。
 
  参加最终角逐的作品包括:
 
  --桑德罗·维罗内西(Sandro Veronesi):《蜂鸟》(Il colibrì)(210 票,La nave di Teseo出版社)
  --詹里科·卡罗菲里奥(Gianrico Carofiglio):《时间的尺度》(La misura del tempo)(199票,Einaudi出版社)
  --瓦莱里娅·帕雷拉(Valeria Parrella):《阿尔玛丽娜》(Almarina)(199票,Einaudi出版社)
  --吉安·阿图罗·法拉利(Gian Arturo Ferrari):《意大利男孩》(Ragazzo italiano),(181票,Feltrinelli出版社)
  --丹尼尔·门卡雷利(Daniele Mencarelli):《万物救赎》(Tutto chiede salvezza),(168票,Mondadori出版社)
  --乔纳森·巴齐(Jonathan Bazzi):《发烧》(Febbre)(137票,Fandango出版社)
 

 
  《蜂鸟》,桑德罗·维罗内西(Sandro Veronesi)
 
  前6名当中暂居第一的小说《蜂鸟》,从一个接近暮年的知识分子的角度,将个人艰难的一生与其间见证的一些带有时代特色的社会现象结合在一起。主人公就如同顽强的蜂鸟一样,虽然经历了妻子的背弃,女儿的早逝,因为一个女人而兄弟反目,与心爱的女人劳燕分飞,以及晚年的癌症等人生苦痛,仍然像蜂鸟一样拼尽全力拍打翅膀,坚强地生活下去。该小说的作者桑德罗·维罗内西于2000年凭借小说《过去的力量》获坎皮耶罗文学奖和维亚雷焦文学奖,2006年又凭借小说《平静的躁动》荣获他的第一个斯特雷加文学奖。《蜂鸟》被意大利《晚邮报》评为2019年年度最佳图书,并时隔14年后再次入围斯特雷加文学奖,而且是本届获奖呼声最高的作品。

 
  《时间的尺度》,詹里科·卡罗菲里奥(Gianrico Carofiglio)
 

  位于并列第二名之一的小说《时间的尺度》,是参加斯特雷加文学大奖角逐的作品中少有的侦探小说。律师圭多年轻时的情人洛伦扎,请求他帮助被控告犯有一级谋杀罪的儿子雅各布上诉。圭多接受了这个在他看来没有胜算的案子,同时开启了尘封二十多年的回忆:当年的圭多仅是一个未谙世事的法律博士后大学生,而他钟情的女人洛伦扎却风情万种。如今,洛伦扎被生活摧残地如同残枝败柳,而且为了儿子的官司而债台高筑。时间永远在改变着人的一生。法官出身的作家卡洛菲里奥对于此类的小说驾轻就熟,他对于案情的叙述与分析丝丝入扣,对于律师与昔日情人的回忆部分也波澜起伏,两条线索自然融合,并以前者为主导。

 
  《阿尔玛丽娜》,瓦莱里娅·帕雷拉(Valeria Parrella)
 
  位于并列第二名的另一部作品《阿尔玛丽娜》,以漂浮在蔚蓝海面上的一座青少年监狱为背景展开。五十岁的单身女人伊丽莎白是这里的数学老师,她在犯下一些过错之后被派到这所学校教授数学,于是结识了十六岁的女孩罗马尼亚少女阿尔玛丽娜,后者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以偷窃为生。逐渐地,在两个女人之间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母女的关系,两个孤独的人彼此倾诉心结。在痛苦与创伤中期盼重生,变得“如同摊开在露台上晾晒的衣服一样洁白”,是这座监狱里所有人的期盼。该书作者曾经在2003年凭借短篇小说集《闪耀的苍蝇》获得另一个文学大奖,——坎皮耶罗文学奖新人奖。

 
  《意大利男孩》,吉安·阿图罗·法拉利(Gian Arturo Ferrari)
 
  第四名的作品是《意大利男孩》,而且明显是以“意大利”和“男孩”两条线索展开叙述。男孩尼尼出生在艾米利亚的一个小镇,口吃的他遭到老师和同学的排斥,只有在乡下奶奶家,尤其是沉浸在书籍中时,他才能得到快乐。几年后,他随家人搬到米兰居住,得以见证了城市里工业的发展,社会生活的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政治运动。所有这一切的背景就是战后意大利的历史和社会变迁。

 
  《万物救赎》,丹尼尔·门卡雷利(Daniele Mencarelli)
 
  小说《万物救赎》的主人公丹尼尔年仅20岁,性格抑郁而易怒,几年以来都在服用兴奋剂,同时得不到父母和社会的理解。一次,他的躁郁症发作,因此被送进医院采取强制医疗。在七天的时间里,他被关进一间上锁的精神病房,因此结识了五位素不相识而命运相同的病友。最终,经过痛苦的思考和朋友的帮助,丹尼尔终于鼓起了勇气,决定接纳自己并与痛苦和平相处。作家丹尼尔·门卡雷利也曾经凭借首部小说《风景之家》荣获意大利第十五届沃尔伯尼文学奖和首届塞韦里诺·切萨里文学奖。

 
  《发烧》,乔纳森·巴齐(Jonathan Bazzi)
 
  暂居第六名的自传体小说《发烧》与前者有很多相似之处:主人公都是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年轻人,同样具有表面看上去非同寻常的疾病:躁郁症和艾滋病。但是,通过痛苦的思考,最终他们都决定直面自身的疾病与痛苦,接受自己,勇敢地生活下去。《万物救赎》希望反映一代人的问题,而《发烧》是完全自传体的小说,但同样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小说将自身的成长经历与生存现状相结合,两条线索平行展开而又彼此呼应。在战胜了自身对于特殊疾病的恐惧后,他们仿佛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救赎,决定坚强地面对未来的人生。

  除此以外,位居第五名的小说《万物救赎》还获得了本届的斯特雷加青年奖,这个奖项的评委会由16-18岁的学生组成,他们来自55所意大利境内的高中,以及境外的柏林、巴黎和布鲁塞尔的高中。
 
  按照斯特雷加文学奖的规则,获奖作品从660张选票中诞生,包括来自“周日之友”读者俱乐部成员的400张选票,来自全世界20个意大利文化处选出的意大利或者外籍学者、翻译和知识分子的200票,再加上来自中学、大学和阅读小组的集体票,其中包括由罗马各个图书馆组成的15个读者俱乐部的60票。
 
  斯特雷加奖最终获奖者的揭晓,将于7月2日在罗马朱莉亚花园的埃特鲁斯博物馆举行揭晓。
 
  回顾:意大利最重要文学奖的“前世今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611/c404090-31743694.html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魏怡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622/c404090-31755735.html